520快三

520快三首页 | 天圆地方 | 09 | 或许 | 瞎写的

心脏狙击手 第三回


心脏狙击手 第三回

*许文视角


出租屋的灯泡好像坏了。

按了几次都没响应,我叹了口气。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把书包胡乱放下,借助着黑暗中有些刺眼的光翻箱倒柜地找灯丝和螺丝钳。

就在这个时候跳出来的微信消息界面差点让我双目失明,定睛一看——宇宙无敌超级大帅哥。

宇宙无敌超级大帅哥:文文,来我家吃饭饭qwq

......陆思恒这个狗什么时候又拿我手机改了他备注的?

我强忍胃里的不适,把找出来的灯丝换到左手,右手飞速打了“去死”,按下发送键。关东煮也被抢了,被陆思恒这么一提醒我肚子确实比之前更饿。好,修完灯泡就去买盒饭,我在黑暗里点了点头。

够不到!我崩溃地看着头顶的灯泡,准备拿小板凳垫个脚。触及到灯泡光滑的玻璃材质,用手很快就取了下来。接下来的动作太过娴熟,换好后狭小的屋子一瞬间亮了起来,我如释重负地蹲坐在地上,放下螺丝钳和坏了的灯丝。

所以配什么菜好呢?不知道三合壹还有没有丝瓜炒蛋。

记起来手电筒还没关,我抄起手机刚要按键,接二连三的微信消息让我皱了皱眉。

宇宙无敌超级大帅哥:人呢!!我说真的!!来我家吃饭啊!!我妈喊你的!
宇宙无敌超级大帅哥:快点啊!我妈是不等到你不开饭!我真的要饿死了!!你看看时间吧大哥
宇宙无敌超级大帅哥:许文你好狠,你没有心[微笑/]
宇宙无敌超级大帅哥:丝瓜炒蛋。

本来幸灾乐祸的我看到最后四个字定住了,瘪了的肚子又咕咕叫了起来。“不是......但这也太晚了...”我看了看时间,“算了吧。”

我很讨厌麻烦别人,也讨厌别人来麻烦我。可能是见惯了这些事情,对于这种交往生理性厌恶很难抹去,想了想还是拨通了陆思恒的电话。

没有多久忙音,那边就接了起来。“喂,”我边握住手机边整理桌面,“已经在吃了。我就不去了,你帮我和阿姨说下。谢谢,还是谢谢啊。”

呃,还有。我摸了摸眉毛,“你下次别发微信了,我很少看的。以后有什么事打电话吧。”

那边愣了一秒,旋即才出声:“你不是不喜欢别人打电话给你吗?还让我就算发信息都别打电话。”

“......啊?”我完全不记得自己说过这句话,不对,好像是有过。“我随口一说你都记住了啊,可以啊陆思恒。”好像是初二和陆思恒打完架,当时冷战的时候耍狠说的话。

“你真不来吗?好难过啊!”一边发出哀嚎声一边用筷子叮叮当当地在菜碟上夹菜,陆思恒从小到大都是这副假模假样的混蛋形象。我掰了掰手指,“滚。”

刚要挂断,那边突然冒出一句:“哎许文,你生日是下个礼拜一吧。”

我都快不记得了,确实是。六月六号。可惜我的生活并没有像这个生日数字一样一帆风顺。“你不说我都给忘了,”我简单地应了声,“是就是呗。”

“什么叫是就是呗!你每次过生日都是别人比你积极一万倍!”

 

听着陆思恒愤愤的声音,我对着空气摇了摇头:“你不就嫉妒我总能收到巧克力吗?哥告诉你,你不行懂吧。”见那边闷不作响,我心情大好,也有陆思恒这个碎嘴怪接不上的一天!于是我成心逗了他句:“倒是你,怎么我的什么都记得?难道我魅力大成这样?”

“文文是我唯一想要的了解——”七里香被他唱的支离破碎,可恶!我喜欢听周杰伦的歌,所以每次陆思恒都会变着法膈应我。

我一阵恶寒,“爬开!”看了看手表,立刻意识到不能再和这个废话大王扯来扯去了,“你爹吃完饭回家了,再见。”

“你想要什么礼物啊?”

十年,一如既往的问题。看着头顶上的灯泡,我又摸了摸眉毛。也许这个叫许文的人生活还没他想的那么糟。“你除了那个脑残的礼物还会送我什么吗?你别烦我就是最大的礼物了,”有那么一点感激但还是别扭地回答,“不过那个...陆思恒,谢谢你...啊。”

“唔!”那边突然痛苦地哽了一句,我抓紧了手机,紧张地问道:“你怎么了?”

 

“大爷的...你今天是被鬼上身了吗这么...文雅...我被肉圆子卡了...咳、咳咳咳...”

 

 

 

 

 

今天是六月六号,周一,天气晴。心情还可以。

班门口有几个陌生的女生在堵着,我只好从后门绕了进去。——“许哥,哈皮波斯袋!”大林在位子上冲我招手,方璨嘴里咬着手抓饼也冲我手舞足蹈地比划了个大拇指。

我张望桌子上堆积的礼物,嗯,还是很多心形巧克力。想到陆思恒跳脚的样子,我好心情地笑了笑。走到位子旁,大林用食指关节敲了又敲我桌子:“这年头有张好脸就是吃香啊!你看看门口,都是外班女生!”

挑挑眉。这么多年基本上都是如此,只不过上了高中后攻势变得更加猛烈罢了。“哥是谁啊,”我一股脑把心形贺卡全部塞到抽屉里,“你俩吃不吃巧克力?”

方璨专心致志咬着他的手抓饼不吭声,大林倒是义愤填膺的不行:“你啊你啊,把人家女生心意当什么了?真是人不可貌相,第一次见你完全不是这个印象,都是被陆思恒那小子带的。”

“嗯?”我今天难得的情绪高涨,随便撕开一盒巧克力,“你第一次见我什么印象?”

大林干脆把他里面的椅子搬了过来,手不老实地翻了翻我桌子上的礼物。“你不记得了吗?当时还是高二上吧好像,刚分完班。”我一把打开他刚要拿回去的手:“起开,就这盒我要。我喜欢白的,其他你随便挑。”

他不满地瞥了我一眼,继续挑选也继续他刚刚的话题:“分完班,我们不是打了个照面么,当时你默不作声跟自闭520快三似的,”说着说着把他自己逗笑了,“哎呦我去,你是不知道当时方姐和我说啥,说你是冰山系美男子,乐死我了。”

我撕开糖纸,漫不经心地看了看窗外,今天阳光不错。“然后呢?”

“然后?哪有什么然后?我们四个不就坐一块儿了吗?好兄弟啊!”大林挑了盒丑到裂开的红色包装巧克力,“嘿,红豆味!我喜欢。”

我踹了他一脚,又剥开一块:“我被陆思恒带的怎么了?”

我靠吧。大林把巧克力放在他桌子上,非常不满地说道:“合着您老忘了您和陆思恒在我们值日打的那架呢?你不记得那死秃头罚我们四个多少天值日啊?”我拍了拍他的头,“见怪不怪了,从小到大我和他没少打过架。”

 

说真的,前几个月我们四个坐一起,真感觉你就安安静静的。直到那天值日,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许哥。大林仍旧絮絮叨叨的念着,方璨已经吃完了他的手抓饼,油光四射的手在大林衣服上抹了抹:“许文不就和我们几个这样吗?哎,我们班还是有不少人认为许哥还是冰山系美男子的。”

“许文人设立的多好啊,自愧不如自愧不如。你看看年级小姑娘都跟疯了似的!”

阴阳怪气。我索性闭上眼睛不理他俩,却被方璨多嘴多舌的一句闹醒:“不过每次许哥人设在陆总那就立马崩掉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睁开眼,冲方璨挥了挥拳头,“闭嘴好吧,你许爹正在保持冰山系美男子的形象。”

正吵闹着,我脖子突然结结实实被一个人的胳膊圈住。“说陆总陆总到!”大林赶忙把椅子撤回去,“陆总坐!”陆思恒终于放开了我的脖子,满脸笑意地把书包丢给大林,反身坐在他椅子上,头靠在我桌面前:“哟,许文这么多巧克力呢?”

“你嫉妒不来。”我伸出食指在他眼前摇了摇,“以及少和我肢体接触,烦人。”

陆思恒卧蚕皱的更深,笑意也越来越浓。“你俩不旗鼓相当的吗?”方璨插了一句嘴,“陆总生日那天也颇为客观啊。”

“还是小璨璨对我好——”陆思恒改变了个方向,换到我右边方璨的桌子上咸鱼趴。“不理文文了呜呜呜——”

脑瘫。我望了望天,这是陆思恒习以为常的戏码,受害者在我、方璨、大林中轮流排位。方璨扯扯嘴角,硬生生把陆思恒的身子又挪回到我桌子上。“啊,差点忘了,”
大林拍拍脑门,从包里掏出来一个大大的袋子,“嘿嘿,许文的礼物!”

我接过,冲他赞许地点了点头,却看到陆思恒这个脑瘫儿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你有病?”我回瞪着他,他噗嗤一声笑了出声。

“陆思恒怎么gay里gay气的......”方璨缩了缩脖子,小小声地咕哝了句。“他不一直都这样。”我没好气地陆思恒的头掰了回去,说道。“管他,快快快打开!”大林迫不及待地嘿嘿直乐,“你林哥花了整整一百七十八!”

我拆开袋子,迎着我们三个人好奇的目光闪亮登场的是...

——一副,巨型,恐龙,骨架。

“...呃...谢谢你林达答...”我一瞬间语塞在那,尴尬的气氛从大林那一直蔓延到陆思恒那儿,看得出来方璨和陆混蛋都在强忍着不笑,大林绝望的脸突然凑到我跟前:“拜托!好歹是一百七十八!装作很惊喜的样子好不好!”

方璨耸了耸肩:“蛮好,我原以为你要送许文一套‘甜蜜的家’。”

 

陆思恒和方璨击了个掌:“我以为是那个‘绿色园林’!”

大林喜欢模型,尤其痴迷于建模。我傻愣愣地看着这个巨大的恐龙骨架,大林听了他俩怪里怪气的嘲讽,又看到我的表情,继续绝望地埋头:“你们都不懂我!”我收起骨架,安慰性地又拍了拍大林的脑门,瞪了方璨一眼。方璨立马摊手:“我礼物在家,下午带给你。

 

“我的礼物...”

 

“我不要,滚。”我打断陆思恒的话。就算我闭着眼睛也能猜到,绝对是番茄酱。从小到大,他送我的礼物永远都只有一个,番茄酱。

 

我最讨厌吃番茄,连同番茄的一切我都讨厌。自他八岁看我把番茄汤倒在下水道里后,每年生日都送我这个脑残礼物——九岁送九包番茄酱,十岁送十包番茄酱,十一岁送十一包番茄酱......以此类推,每年番茄酱的牌子不同,鲜艳的标志时时刻刻提醒我陆思恒的存在。

“不是番茄酱!”他急急忙忙解释道,“十七岁的大日子怎么能送番茄酱!”说完他掏出来俩红彤彤的袋子,“喏,说了不是吧。”

我还真有点疑惑,接过去。两个袋子打了死结,“回家拆,留个惊喜嘛。”陆思恒眨巴眨巴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我说。

行吧。我歪歪头。方璨用手戳了戳袋子,“怎么软趴趴的?水果啊?”

我顿觉不妙,不顾陆思恒的反对强行用剪刀剪开了袋子。只见第一个袋子,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七个番茄;第二个袋子,数不清的,圣、女、果。“那个...换换口味...?”陆思恒搓搓脖子,嘴角不自觉抖了一下。

 

 

 

 

.......

沉默,死一样的沉默。





“那个许哥...我懂你的感受...但是今天还是别出手了啊...今天还是我们值日......”

半晌,大林微颤的声音打破了死寂,方璨正头痛地面对着陆思恒的“你爷爷下棋必被人指指点点”的哑语攻击。我抓抓头发,“陆思恒,你还真是懂怎么让我难忘。”

发布于520快三03月19日 16:16 | 评论数(5) 阅读数(332) 天圆地方

心脏狙击手 第二回


第二回 

 

*陆思恒视角

 

 

 

 

 

手里捧着还热乎的关东煮,我大摇大摆地走在前面离了许文一段路。忽略掉背后气急败坏的大喊,我用竹签夹起一块腐竹。搞不懂许文这人为什么不吃辣,清汤配上腐竹简直味同嚼蜡。刚琢磨着要不要折回去让那个摊主帮我加点胡椒粉,前方暗暗的路灯下一个女人踌躇的身影让我停下脚步。

 

看清来人我下意识望向许文那边。许文出门走东而我拐西,但今天那傻子可能太过跳脚,好像又在摊前买了一碗。

 

我沉默在原地,想了想,装作毫不经意的样子经过她面前——“阿姨。”

 

许阿姨没变,妆容甚至比以前还要精致,我想许文清秀到略带女性化的五官也来源于此。她似乎是没有料到我的到来,表情是完完整整的惊讶...说不清,可能还有几分惊恐吧。

 

“来找许文吗?”多年未见的第一句话竟然如此平静,这也是我没想到的。她很快恢复了正常,局促地笑着,微微点了点头。

 

“许文很好,”我淡淡开口,“我的意思是,您不在的日子里,他都挺好的。”

 

老实说,我本来没想刺激她。

 

只是止不住的情绪实在太过强烈,可能夹杂了许文的,可能夹杂了我的。总而言之,当看到她脸上掩饰不了的失落和愠色时,我心里暗暗升起得意——陆思恒,牛!

 

我刚要转身继续走,又想到许文还没离开,干脆又在她身边绕了起来拖延时间。“阿姨啊,你也知道,许文也就是个学生,没几个钱哈。”尽量放缓语气却依然还是压不住心中莫名其妙的火气,我笑的很灿烂,她扭过头去不看我。

 

许文走了没?我来回走着,和她沉默地对峙。

 

想到那些过往,颇有些咬牙切齿啊...舔了舔虎牙,我顿住来回的脚步,看着对面马路由于故障闪闪烁烁的路灯。望向校门口,许文那个白痴已经不见了。我略微撇了撇嘴,看了看手上已经有点冷了的关东煮,也不打算在这停留多久,刚要迈开脚步时——

 

“小文...他,他最近怎么样?住在哪里?”

 

我笑了下,刚想一口搪塞掉,她却自顾自地说了起来,“我没想找他要钱,我想见见他而已。我只是,想弥补我以前犯下的...”

 

“的错?是吗?”牙口咬了咬舌头,我回头打断了她的话。“您不觉得稍微有那么一点晚了吗?当时您抛下许文一个人时又怎么没想到今天呢?哈,可能还不止吧,许文替您抗了多少揍,阿姨,你也是——”

 

我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个一,在她面前的空气里停停顿顿点了五下:“一、概、不、知、呢。”

 

不是吗?我看着她逐渐失魂落魄的神情,继续言语只是浪费时间而已,我迈开脚步,路过前方的垃圾桶时用力把完全冷掉的关东煮扔了下去。

 

 

 

 

我自幼都是冷漠的人。这个“冷漠”倒不是性格上,相反,我非常外向,适当的圆滑让我的人缘意外的好,捧哏捧得勤快,接梗反应也挺迅速。

 

这个“冷漠”,体现在情感共鸣上。我不是也不愿意关心别人的想法,别人的情绪。更倾向于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社交原则,也因此幸运地被归为好人缘的一类人中。只有我知道我内心里真正是怎么想的,安全,舒适,不必担惊受怕。

可是这条铁规被一个人打破了。

七岁那年,许文搬到了我家对面。那时我是居民区里的孩子王,玩累了回家时看到了一个弱不禁风的小矮子蹲在对面的邻居家门口——“喂,你!对面没人住啦!”

我的提醒非但没有让矮子离开,他反而厌烦地换了一边。头的偏向转换让我看不清他的脸,首次遭遇滑铁卢的我很不甘心,又冲着他大喊了声:“我说,那边没有人!你等也是白等!”

矮子像是不耐烦了,转过身站起来:“你是笨蛋吗?”

由于许文当时的声音实在是诡异的中性,再加上年幼时模糊的性别观念。当我得以看清他女子气的五官时,头脑无端端发热起来。

“原来你是女孩子啊!”我尴尬地笑了下。真是奇了怪了,我怎么没看过这女的...当我正在沉思时,突然有道人影在我眼前晃了一秒钟,很快压在我身上的重量让我明白,矮子飞扑了过来。

“你说谁是女的!”

看似弱不禁风却意外的能打,我挨了两拳后也开始暴怒。仗着个子我很快扯开他,握紧拳头开始还击。小矮子却丝毫不畏惧,冲上来跳着就要再次把我绊倒,本来挨了两拳揍的我还有点晕晕乎乎,这下立马清醒了。我拉着他的后衣襟,很快把他推到地上。

他嘴角边被蹭破了一层皮,除此之外竟意外地没有任何损伤。我吃惊地望着很快站起来的他,摸了摸刚被打的地方,痛!被全居民区小孩簇拥的我曾几何时受过这种莫大的屈辱,咬紧牙关,我拍了拍身上的灰,深吸一口气,做好姿势就要开战。

突然一声尖叫划破了本来紧张的气氛,远远的,我看见一个同样瘦瘦弱弱的女人冲我们这边急速跑了过来。

“妈妈。”对面的小矮子的情绪一下子低了下去,他没有理我,疾步从我身边走过。——“哎哎,干嘛?再战啊!”我急忙拉住他的手臂,“走开。”伴随着俩字,他甩开我的手,继续往那个女人的方向走着。

不,应该是跑。

我眯着眼睛看了看对面那边,那个女人看起来很紧张,一把拉过小矮子就要往邻居家跑。钥匙?哦,原来他是搬过来住的,不是来找人的啊。想了想刚刚自作主张的想法,我挠了挠头,不过这矮子脾气也太大了吧!我要报复他!那时的我,还不知道以后的我们会结下这么长时间的孽缘。

 

 

 

呼。

到家了。停下回忆整理好思绪,我用手在书包内侧摸出钥匙,刚要插进锁孔的一瞬间,陆女士料事如神地打开了门。

“怎么回事,这么晚了才回来?陆思恒你又在给我搞什么?”换好拖鞋,我不耐烦地冲后面摆摆手,吸了吸鼻子:“好香!妈你做丝瓜炒蛋了?”

“你这臭小子,我问你话呢,哎!”陆女士方有一种不问到不罢休的气魄,喋喋不休的语气让我头皮发麻。

“许文英语作文又获奖了,放学领奖去了,我等他一道就晚了呗。”脸不红心不跳地讲出不知道说了多少次的谎话。好香,我溜进厨房拿着筷子就想夹一把填填肚子,刚夹起,筷子就被准确地击落,“人家英语那么好,你怎么学的?”

我沉痛地看着地上的筷子和几块绿油油的丝瓜,决定恶狠狠地回嘴:“你怎么不看看我理综考多少?”

的确,理综是我的强项。也正因为如此,作为物理老师的班主任对我格外偏爱。许文的其他成绩自小学起一直都很好,直到那件事发生。奇怪的是,英语一直以来都非常优秀,甚至可以说年级里都无人能敌。

“许阿姨,刚刚给我打了个电话。”

没有太多疑惑,我平静地哦了一声,准备端菜碟吃饭。“她说她去你们学校门口找许文了,可惜一直很晚都没看见他。”

我翻了个白眼,拜托,虽然是四年,但也不至于认不出来许文那个大活人就在校门口晃悠吧?

陆女士端了我喜欢的番茄汤,好像有丝犹豫,又终于开口:“许文还在给她寄钱。她好像很后悔...”

听到“寄钱”两个字我的眉心飞跳不止,压抑了一路的怒火宣泄出来:“她到底为什么又回来?许文被她搞得还不够惨吗?”我头疼地揉揉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一涉及到许文的问题我都会极端暴躁。一定是认识了这么多年才这样的,我下意识否定掉那个内心模糊的答案,肯定了这个观点。

 

“也不知道许文那孩子吃什么...让他来我家吃饭吧,快点的。”见我又要发火,陆女士指指我的手机,打断了我想继续下去的牢骚。

 

发布于520快三03月16日 15:22 | 评论数(5) 阅读数(286) 天圆地方

心脏狙击手 第一回


心跳狙击手 第一回

这是一场谁先心动,就会输掉的比赛。

我斜靠在座椅上,缓慢地挪动着手,试图从桌肚下接住陆思恒那个混蛋的纸条。好热,好热。电风扇摇摇欲坠,我的视线朦朦胧胧。昨晚刚通宵的大脑不大给力,昏沉的意识让我只想倒头就睡,偏偏老班的视线是一刻没有离开过这边。无声的脏话被我快速咽下,我又伸长一次手臂。

啊,够到了!

手指与纸面的摩擦让我窃喜,刚想一抓却顺着那边的力拉了起来形成诡异的姿势。

你他妈玩拔河呢?我怒视着正在用左手悠哉悠哉写写画画的罪魁祸首,陆思恒厚脸皮和伪装的程度实在是让我佩服至极。顺着并不宽的纸条,我的手被莫名其妙地拉着,我又尝试用力拽了一次,那边却依然丝毫不放松。

真是牛,硬生生被咽下的脏话又一次浮上喉咙。我索性不抓了,向前略微有些倾斜的角度让我坐稳到座位时发出了尖利的声响——“许文,你在干什么?”

完了。

第一反应当然是翻开刚刚讲的不知道多少页的课时作业,第二个特写是冲班头儿人畜无害地微笑,第三——“老师...”

“老师,我举报许文上课传纸条。”刚吐露出俩字的我好像被冰冻住,陆思恒那个sha13已经在我痴呆的瞬间走上讲台,带着一脸欠扁的胜利微笑把刚刚拔河的纸条交给老班。

伴随着陆思恒耀武扬威回座位给我的那个飞吻,宣布了这场属于我和他无硝烟的战争正式开始。



被老班足足批评了四十分钟零十五秒,所幸被师娘的夺命连环call拯救。

我背上书包,咬牙切齿地摸走了纸条。陆思恒这个人精把纸条上自己写的内容神不知鬼不觉地全擦了,还特意改了改我写的内容,完整了我不好好上课骚扰他学习的剧情,天衣无缝,不,压根就是一件完美的杰作。

“快点的,本大爷等你等的肚子都扁了。”

暗角处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随声音而至的是一张更为熟悉的脸。混蛋。

混蛋嘴里叼着根棒棒糖,漫不经心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刚想拉住我手臂,平息了一点的怒火又猛地燃起,我甩开他的手,冲他吼道:“我去你妈的!陆思恒,你是头放在河马嘴里还是脑子被公鸡啄了?赶紧有多远滚多远。”

“那你这个人就真的很机车欸!”做作的台湾腔混着他嘴里可乐棒棒糖的味儿让我脑袋又一晕,本来通宵就不大正常的神经刚清醒一点,随着碳酸味慢慢地眩晕。

我无力地摆摆手:“滚你二大爷,恶心死我了。”

“文文,不要这样啦,我会伤心的——”陆思恒最会阴阳怪气,我烦恼地捂着耳朵,他又凑上来,大大咧咧地一把揽住我的肩,呼出的热气在我耳后来回折腾。

“你好烦。”我绕开他的好兄弟拥抱,快步走了起来。

你还是以前那样小心眼啊。他不甘心地笑了,也大迈步追了上来。干嘛啊干嘛啊,也就开个玩笑而已嘛。说着他又笑了,卧蚕显得他眼睛很大,“这——么小的一个玩笑。”他伸出手,用食指和大拇指比划了“一点点”的手势。

吵死了。我干脆走的更快,他“哎哎哎”了几声又追了上来。

我俩就在这样尴尬又奇妙的气氛中从办公室门口走出了校门。夜色降临,我看了眼手表,妈的,六点二十了。门口的小摊还没散,关东煮的香气让我停下脚步。呼,好饿。

陆思恒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大摇大摆地走到我前面,在口袋里来回掏到了什么东西,胜利地转过身,手上握了几张钞票。

欠扁的微笑。好烦。

“想吃吗,哥请你啊。”我瞥了他一眼,混蛋笑的很兴高采烈很弱智,“叫声好哥哥我就请,”他补充了句,“别害羞哈。”

“你他妈...”我喉咙里咕哝了声,怒火值又蹭蹭蹭上来了。捋了捋校服袖子,我歪了歪头,做出要打架的姿势。“哎,别这样嘛,好哥哥!”又开始嬉皮笑脸,咬咬牙,我从书包外包里拿出几枚硬币,走到摊前递给饶有兴趣望着这边的姑娘。

腐竹,虾饺,再加粉丝,不要辣,谢谢。我平静地说完,陆思恒那sha13又开始自己加戏了——“什么?你怎么了许文?怎么又有钱了?难道你又去做那个生意了...我早就告诉过你,那里的人都不干不净...”

说完失魂落魄的样子让我看了都觉得厉害,看到本给我装满满一碗的小姑娘悄悄又丢下几块腐竹的我简直想掐死这个戏精,我深吸一口气,强忍住揍他的冲动,揉了揉眼睛:“我早就没干了。倒是你,你还为你们家保姆和你爸出轨的事儿难受吗?我真难受啊。”

陆思恒皮笑肉不笑地回击:“嗯,不难受了,我不有你了吗,男朋友。”

...真狠。我刚在心里琢磨还有什么狠戏打压这脑残,却听见“啪”的一声,姑娘的关东煮铁夹从手里落到了地上。我瞬间觉得事情往不好的方向发展了,偏偏陆思恒这混蛋最喜欢的就是趁人之危。他笑着勾紧了我脖子,冲我耳边轻声却恶意地说——

“所以,不要让我难受哦,别去做那个生意哦,许,文。”

接着拿走了那份关东煮,笑眯眯地冲我吹了声口哨,已经僵硬的小姑娘捡起了夹子,默默地低下了头。

那他娘的,是我的关东煮,吧。

还有,谁他妈的是你,男,朋,友。

我和陆思恒的战役,这次又是我败了。从小到大好像都是这样。



肯定会被审核的..

发布于520快三03月13日 15:34 | 评论数(8) 阅读数(304) 天圆地方

求助呜呜呜


为啥不能传图片啊...我写了好多但是想到肯定会被审核..就不敢写了

但是图片传不上来

心痛了嗷

发布于520快三03月13日 15:32 | 评论数(1) 阅读数(244) 天圆地方

PRINCESS


今年发生这么多事!

我又语塞了...淦,和朋友看lof同人把自个儿恶心到了,于是打赌说写脑补文学,然后就联想到好几年前自己写的东西,花时间路人模式全看了一遍,有一说一,爽的!(啊?)

我不是一直都是积极——悲观——积极——悲观——积极——悲观的模式吗?当然悲观的时间略微占比重多一些。自诩肤浅情绪化的普通人,所以矫情的时刻太多太多,一些有的没的全扯上来了。

刚看到soda57秒之前在线,飞速登录了上来可惜又逮不到人(悲)。把所有朋友的主页都努力翻了一遍,突然发现不知不觉中居然过了这么这么长时间,四年了。也在这个网站上发过许多许多现在看起来很幼稚的文字,也认识了不同的朋友们,很高兴!也很感激。

又看了一下,大家发生的故事。

不知道风信子还在不在,能不能看到,我没记错的话,今年应该是高三吧?高考加油啊!像你说的,物是人非的事太多,但是我一直有一个小妙招,如果你能看到,请默念——“一切都会过去的”三遍!然后去看书,好好复习,好好睡觉。我好久没有这么严肃认真地称呼博客上的朋友了,你有好多名字啊哈哈,但是我刚到这里来的时候看到你叫风信子,好怀念。

想了想,在这里的故事其实挺幸运也挺奇妙的。毕竟在这本安徽微机书上,居然真的有一群人和我一样看到了这个网站,并且神经兮兮地搜索(bhys这个只有我)还因此联系到了一起。挺...奇妙的。我觉得。都是缘分!

希望大家都能好运吧,真的。疫情也快点过去吧,好想开学...

来到这里看到的第一篇文章我找不到了,现在还能回忆起故事的情节。以“如果我也....那么就好了....”的句式开头的故事因此产生,现在这个故事虽然我之前一直都有说结束了结束了,然而在这废话一大堆的也还是我(悲)那么就不要勉强,我不想现在结束就不结束吧,就让我和这儿一直都未完待续吧,和大家也是。

不说那么多了,写数学去了。

再会!

 

发布于520快三03月11日 09:48 | 评论数(4) 阅读数(286) 09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20 520快三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